4008-856-568

绿色物流的帐应该怎么算?刘武:现在不布局将来被淘汰!

[ 日期 : 2019-06-09    来源 : 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     浏览 : 268 ]

当前,绿色物流的发展已经刻不容缓,这既是时代的要求,也是物流企业社会责任的担当。正是在这一背景之下,诸多物流企业,尤其是各物流领域的头部企业纷纷发力绿色物流,在相关投入和创新方面不遗余力的下功夫。

“中国物流业近年来虽然有了快速的发展,但从物流理念、模式、流程、标准、网络等诸多方面来说,还存在很大的提升空间跟调整机会。”5月30日,在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绿色物流分会(以下简称“绿色物流分会”)成立大会上,低调已久的宝供物流企业集团(以下简称“宝供”)董事长刘武作为绿色物流分会首届当值会长,接受了《中国物流与采购》杂志(以下简称CLPMA)记者的独家专访。

按照国家邮政局发布的统计数据,2018年全国快递企业的业务量累计完成507.1亿件。按此计算,2018年快递企业日均包裹量已接近1.4亿件。“可以想象,由此产生的包装纸箱、塑料袋、胶带、填充物等,需要消耗多少木材,并且其中很多材料都是很难降解的。更何况,这还只是一个案例,快递和电商物流也只是物流运输中的一个分支。”刘武提出,绿色物流的问题如果不高度重视并加以解决,未来造成的环境污染问题将更加严峻。

绿色物流是成本,更是模式和战略

CLPMA:目前,我国的绿色物流发展情况如何?处于怎样的发展水平?不少企业在这方面有所宣传,您认为是否雷声大、雨点小,还是真正的落到实处了?

刘武(宝供董事长):中国是一个物流的大国,也是一个碳排放的大国。当前,在环境和空气方面,中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个“重灾区”。习总书记提出,中国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对美好生活的追求阶段。然而,我们这些年经济发展起来了,但整个生态环境、居住环境,包括空气质量等各方面却是在恶化的。我们发展的目的是让生活更美好,大家都不希望生活在一个重度污染的恶劣环境之下,所以大力发展绿色物流是一件利在当代、功在千秋的事业,既有现实意义,也有战略意义。

目前,我国的绿色物流发展有着较强的地域差别,在一些地方绿色物流的概念比较普及了,而有些地方还没有形成这个概念。比如,在我国一些沿海发达地区,很多物流企业、物流人,其实都愿意为绿色环保去做一些事情。但是,从物流业的情况来看,目前我们缺乏一股力量来评价、推动和引领这项工作,也没有形成一个体系去推动政府围绕绿色物流出台一些激励政策。

总的来说,真正推动绿色物流的发展,建设好绿色物流,我们任重而道远,还需要克服很多困难,也是一件需要有情怀、有担当的事情,需要一定的付出,但因为有意义,所以我们义不容辞。

CLPMA:绿色物流的帐应该怎么算?从整体上来说,物流企业目前在绿色物流上的投入和回报能否做到收支平衡?

刘武:绿色物流不光是一种责任、担当,更是一种新的发展理念,一种可持续发展的模式。比如,物流企业采购一些新能源商用车,可能成本会高一些。在投入上,就要看你站在哪个角度去算这笔帐了,把它视为一种成本,还是当成一项必要的投资?当然也要结合发展趋势。

首先,我们需要改变一些观念,绿色物流不仅是一种公益、一种责任,更是一种可持续发展的模式。企业在绿色物流上进行投入是会有回报的,包括能获得更多大客户,能帮助企业走的更远更长久,也会让企业的员工自我认同度更高。其次,绿色物流也未必全是投入,比如物流企业提升经营效率,本身也是绿色行动。

从我的理解来说,绿色物流是企业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模式。一直以来,宝供投资建设一些大型现代化的物流基地,都是按当时的高标准来建的。比如,2000年开始,我们在苏州、广州、上海投资建物流基地,基本都是按当时的国际先进水平投,建设标准从当时国内普遍的3000平米,6米高改造成几万平米10几米高大空间的立体布局设计,并釆用釆光带等节能环保的设施,建设成本差不多每平方米需要1000多块钱,相比当时遍地开花的农民库200多块钱建1平方米,我们的投入成本确实高了好几倍。但是,现在来看,这种高标准和高投入,使宝供获得到了需要高标准仓库的客户,抢占了高端市场,并因此而逐步发展起来。

不可否认,在绿色物流的发展过程中,我们也不可能一蹴而就,这肯定是不现实的。我一直秉持的观点是,对于绿色物流一定不要抱有太大的功利心,而是要把可持续发展的理念融入“骨髓”,一点一滴的去践行,慢慢的去改变。社会在进步,物流企业如果不重视绿色物流,没有绿色发展的理念、模式和技术、设备,也许未来根本没办法混了,会被市场无情的淘汰。

CLPMA:在绿色物流的践行上,宝供自身会有哪些计划和行动?

刘武:第一,我们首先要围绕整个供应链进行整合,将物流环节尽可能的压缩、减少。第二,对于一些设施设备,我们会尽量采用少排放的、绿色环保的,比如采用电动的配送车辆、电动叉车,或者是氢能源的,减少汽车的消耗量;再比如在照明上,我们一直就是使用LED节能灯,在仓库上装上太阳能板,整个仓储设施从规划设计环节开始就考虑到节能减排、充分利用自然因素。第三,在物料上,我们也尽量减少不可降解物料的使用,比如原来仓库里大量使用的缠绕膜,我们改为用布料魔术带进行捆围,可以起到同样的功能并且还能多次重复使用。

CLPMA:在绿色物流的建设方面,宝供还有哪些经验之谈?宝供有很多外企客户,他们对于物流供应商都有一些“绿色”要求和标准。

刘武:宝供确实是有这方面的经验,比如在宝供刚成立的时候,最主要的合作对象是宝洁,宝洁就要求供应商、合作伙伴必须符合GMP标准。当时,宝供为了满足GMP标准,做了大量的工作,使得整个宝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可以说是“脱胎换骨”式的变化,相当于从“游击队”变成“正规军”。因此我也相信,推动绿色物流的发展,国家已经有一套标准,如果大家都愿意接受绿色物流的评价、评估,我相信也会对企业运作的质量、规范化等方面起到很大的影响和作用。

相对来说,一些跨国公司绿色环保的意识确实是比较强的,有些已经明确将减少碳排放、不可降解物的使用等因素作为公司的衡量和考核指标,也有些企业要求合作伙伴有相应的“绿色”行动和措施,跟这样的企业合作,确实可以为宝供带来一些绿色物流的先进理念和措施。

当务之急是减少浪费、组织推广

CLPMA:在全社会的认识中,公路运输、重卡排放都意味着高污染,您作为业内人士如何看待这个观点?怎样缓解这个问题?从物流行业来说,哪些领域和环节是绿色化的当务之急?

刘武:说到公路运输带来的环境污染,我认为当务之急是减少浪费。2008年我参加全国两会的时候,讨论了节能减排的问题。我提出了一个观点,节能减排涉及面很广,但物流业也是首当其冲的。按麦肯锡的调研报告,当时我国的汽车空驶率达到40%,而按我的从业经验来看差不多确立是这个比例,而当时发达国家的空驶率是5%~8%,而这超过30%的空驶率的区别,意味着我们因为空驶而每年多烧掉7000多万吨的成品油,而这相当于大庆油田和胜利油田一年的总产量,都白白烧掉了!我们的空驶率为什么比发达国家高出那么多?这与我们当时的物流组织、网络、管理、信息化、信用和标准体系等等都有关。当然,我们现在的空驶率肯定下降了,应该有了很大的改善。尽管没有明确的统计数据,但空驶率应该还没有达到5%~8%的水平,减少这种空驶所带来的浪费是首要的任务。

同时,我们在物流环节上,尤其是在回流、倒流上,存在一些不必要的环节,也造成浪费。比如,一车货从广州运到北京卖不掉,但上海又断货了,于是又运回上海,甚至再运回广州,类似这种回流其实还蛮多的。在这方面,物流业同样存在很多的改善和提升空间,而这与信息化、透明化和物流计划都有关系。

此外,在物流装备上,也出现了一些车辆老化、排放标准落后等问题。可以说,中国物流业的发展已经到了需要转变发展方式的阶段,粗放式的管理已经行不通了,必须转型升级。

CLPMA:作为中物联绿色物流分会的首任当值会长,这一新的社会兼职对您个人而言,意味着今后需要担当什么新的责任?

刘武:虽然在国家层面宣传、倡导和鼓励绿色发展,但真正落到实处需要一个组织主体。因为有一些人想做,却不知道从何做起,或是做了以后成本比别人高能否得到怎样的好处?等等这些,有时候就会使得绿色物流仅仅停留在口号层面了。而有了绿色物流分会这个组织体系,可以承担绿色物流的评价、推动工作,相信绿色物流今后会加速落地。同时,分会也可以向政府反馈一些企业在实践过程中所需要的帮助、支持,促使政府出台相应的激励性政策措施。

当然,推动绿色物流发展,组织保障和宣传推广的工作都很重要。今后,首先我们会大力宣传绿色物流能够带来的社会、经济双重效益,意义;其次,我们也会建立起一套绿色物流的评估、评价体系,并按这个体系标准来执行,比如在企业内部也要设立专门的组织机构,无论是园区的规划设计,业务运作方案,或是设备的投入、材料的应用,都需要经过这个内部机构的审核,使企业在内部的环评上首先设一道槛。同时,我们每一年会对各个运作单位、经营单元进行绿色环保方面的培训考核,并且考核结果也列入我们的考核范畴,作为一项KPI指标。

国家已经有一套绿色物流标准,也就是中物联起草的《绿色物流指标构成与核算方法》,并且7月1号开始实施,所以目前的主要工作还是推动、推广和评价,让企业更加重视,促使绿色物流的应用和落地。当然,我们也期望政府能够出台相应的激励政策,比如评价和认证物流企业及其供应链、物流运作是否“绿色”,并且达到一定的评级,就给予某种标识或是资质等等。(本文刊载于《中国物流与采购》杂志2019年第12期封面栏目)

龙虎斗押注口诀输5赢6